阿拉蕾米莉亚不是我

七月一个人,窝在床上,从纹丝不动的遮光窗帘外面漏进来的光线越来越明亮,就这样铺在床上,似乎是带着金属味道的光线,没有温度,意思就是,既不温暖,也感觉不到冰冷。外面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,就好像用遥控器将电视声音开大,一格一格的,热闹起来。

房间里有一种很久没有晒过太阳的潮湿气味,虽然七月可能已经习惯到闻不出来。她不需要做饭,所以房间里没有锅碗瓢盆,也没有油烟的气味,就好像只是一个储藏室。每次当她打开房门接收外卖快递时,小哥脸上不自在的表情,她从来没有错过。

桌上的电脑还没有休息,照的电脑桌前面亮晃晃的。她的红皮笔记本也因此发散出一点点光芒。她似乎很喜欢明亮一点的颜色,就像她五颜六色的记号笔和笔记本。这些都按照色谱的顺序安稳地摆放在书桌上。

七月翻了一个身,拉上被子盖住头,吵嚷的声音似乎小了一点。

手机响了,是母亲。

七月无可奈何的划下接听键,“喂,妈。”“七月啊,你起床没有?”七月揉了揉眼睛,努力让自己精神 一点“起了。”“那你回来了没有?”七月蠕动了一下嘴,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,“没有”“都放假了还不回来!有家你还不想回是吧?留在外面干什么?我看你就是翅膀硬了想飞了是吧?”“不是…”“不是?我看你心里高兴的很吧?行,你就在外面待着啊,也不用回来了,省的我看着你也烦。”“哦,那……再见。”七月说完就挂了,将手机扔在一边,房间里再次陷入沉寂。

七月在床上又翻滚了两下,她知道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是睡不着了,于是坐起身来,头发乱糟糟的,但却很干净,脸色有一些白,可能因为肤色白皙的原因,这点病弱的苍白是她看起来格外脆弱。窗外面一阵突兀的汽车鸣笛声把她吓了一跳。七月抿了一下唇,走下床,将窗帘拉严实一点,直到外面的一线阳光也不能进入室内。坐在电脑前前,打开桌面上的文件,手指在键盘上停了一下,眼神却呆滞地看着屏幕,忽而长长地叹出 一口气,颓废地蜷缩在椅子上,抱着自己。任由窗外的喧嚣声将自己包围,淹没。

“叮咚~”有一条短信,是方渡。

“我来榕城了,快来接我!”

七月倒是轻轻浅浅地笑了一下,极浅淡却极温柔。屏幕上的光标还在不停地闪烁,她接着睡觉前没有停下的地方继续写了一句。

“没有什么比你更能牵动我的心绪。”